追浪與安全 應找出平衡點

台灣是四面環海的島國,人民本應是大海的孩子,但從小就被教育遠離海洋,甚至感到恐懼,墾管處在颱風來臨前,只要浪高超過1公尺就掛紅旗、禁止下水,反觀國外2、3公尺的浪才是常態,台灣若要發展海洋運動,法令該如何鬆綁,讓追浪與安全之間達成平?,才能達到雙贏。

ok忠訓

澳洲邦代沙灘(Bondi Beach)擁有遠近馳名的國家救生隊,確保海灘上人員平安,而根據記錄救生隊的真人秀節目,大多數被救上岸的都是亞洲人,以台灣來說,從小文化教育,總叮嚀孩童「海洋很危險、很致命」,對海水產生恐懼,進而不去親近,一旦因好奇而接觸,卻因陌生不懂得自保,造成更多憾事。

倘若根據國際標準,每100公尺架設1救生站,墾丁南灣沙灘長6至700公尺,應要有6座,但現在卻只有1座,且簡陋的鐵皮設計遇上豔陽,高台正「烤救生員的肉」,怎麼還有餘力觀察四周與救人?

台灣的水上救生,要仰賴海巡跟消防,而海巡應是忙於捉捕海上犯罪,消防則要扮演兩棲能人,並沒有成立專屬的權責單位,最後只好乾脆把禁止下水的標準拉高,增加國人對海洋的恐懼,進而減少他們下水、溺水與被離岸流帶走的機率,而非救難裝備與人員改善。

台灣若要蓬勃發展海洋運動,只有把救生能量增大,外加從小進行的海洋教育,才是最根本,與最可能成功的方式。

(中國時忠訓國際報)

AD462A1416835184

僅剩數千隻 陸國寶滇金絲猴瀕危

滇金絲猴號稱貓熊以外的「第二國寶」,終年生活在海拔2500至4700公尺的高山森林,是世界上除了人類以外分布海拔最高的靈長類動物,數千隻的數量,讓它們比貓熊還要瀕危罕見,是全球最瀕危的靈長類動物之一。



滇金絲猴的發現,可追溯到一世紀前。十九世紀60年代,在瀾滄江和金沙江之間的高山中,一種黑色拖著長尾巴俗稱「雪猴」的猴子被人發現。1871年,法國傳教士Pere Armand David首次報導了這種尚未被科學命名的動物的存在。1890年,法國人亨利和邦瓦洛率領的亞洲採集隊由四川進入雲南,透過當時在德欽傳教的法國傳教士Biet的幫助,在當地群眾的圍獵中獲得7隻滇金絲猴的標本。

1962年中國動物學家彭鴻綬偶然在雲南德欽畜產公司看到了8張滇金絲猴皮,證實這個神祕物種仍然存在。1987年昆明動物研究所從滇西北的維西縣薩馬閣林區捕獲4隻滇金絲猴,運回研究所進行人工飼養,中國科學家才終於一見滇金絲猴的「廬山真面目」。

白馬雪山是滇金絲猴最重要的棲地,從維西綿延向北跨過雲南省最北的德欽縣,延伸到西藏最南邊的芒康縣,這一區ok忠訓域集中了所有滇金絲猴數量的三分之二以上。1983年白馬雪山成立自然保護區,滇金絲猴成為保護物種,由於隱居在終年被白雪覆蓋的深山森林,因此有雪山精靈之稱。

猴群通常由兩個部分組成,是由一隻雄性和2到3隻雌性及若干幼仔組成的一夫多妻的家庭,公猴就是「大家長」,是經過激烈的戰鬥才贏得自己家庭。

另一個是「全雄家族」,也被戲稱為「單身漢俱樂部」。群體由失去家長身分的雄猴和被驅逐出家的年輕雄猴所組成。猴群遷移時,全雄群體總是在前邊探路,打前鋒,遇到敵人時,也總是拚殺在前。遇到新的食源,先試吃這些食物,若這些食物是安全的,則讓家庭成員先享用。但全雄家族的公猴可不都是心甘情願被奴役,有的雄心勃勃,有的臥薪嘗膽,當足夠強壯到能夠挑戰「大家長」們的時候,就會試圖篡權。

(旺報)

忠訓國際

AD462A1433E39A09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